明澂祤,你找死。”君祁默溫柔的在禹洐的額頭親了一下,然後惡狠狠的瞪著他,居然敢讓司機去接他們下課,看來他是太久沒有軍訓去了,缺乏鍛鍊。

 

  "老婆,我這不是為了等你嗎!”明澂祤居然蹲下身子躲到禹琰身後,讓禹洐看了直搖頭,爹地真沒用啊,居然需要他們來擋媽咪的攻擊。

 

  冷祁夜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心裡感到很欣慰,她看起來比以前快樂許多,臉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看來祁默現在過得真的非常幸福。

 

  "叔叔,你和我媽咪長的好像啊!”禹琰掙脫明澂祤跑到冷祁夜面前,目光往冷祁夜探詢又看看君祁默,最後像是得到一個結論的說。

 

  "傻,一定是媽咪的兄弟才會像啊,連這都不知道。”禹洐忍不住的吐槽雙胞胎弟弟,不要以為禹琰就會乖乖的讓他罵,兩個可都是腹黑的主。

 

  "媽咪,哥哥罵妳傻呢!”禹琰搬出了君祁默讓禹洐抽動了嘴角,他怎麼就犯了那麼低級的錯誤呢?居然在媽咪面前罵他,不過也因為這句讓冷祁夜分出了兩人誰才是哥哥,長得太像了不是君祁默或明澂祤的話應該都分辨不出來。

 

  君祁默一向不想參與他們父子和兄弟的戰爭,雖然說他們是鬧著玩的,但只要被她聽見誰罵了對方就會被罰伏地挺身,禹洐看了自家媽咪一眼,就知道她那是什麼意思了,無非就是配合禹琰一下。

 

  對於禹洐和禹琰的懂事冷祁夜非常訝異,從禹洐的身上能發現他對於自己的錯誤很快就能誠認,而且禹洐和禹琰倆人都和他們父親-明澂祤一樣腹黑,禹洐和君祁默像的點就是都很清冷。

 

  "媽咪,我好了。”禹洐做完最後一個後,起身拍了拍自己沾到灰塵的手,看來和君祁默一樣有潔癖,走到君祁默面前向她報告著。

 

  "嗯。”君祁默在很多時候還是清冷的,儘管她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嚴肅。

 

  差不多到了該吃晚餐的時候,明澂祤率先帶著禹洐禹琰走出辦公室,他知道冷祁夜和君祁默他們兄妹倆應該有很多話要聊,其實也沒什麼話,一直都是冷祁夜問君祁默答一來一往。

 

  "這個給她。”晚飯後君祁默把一個紙袋交給冷祁夜,裡面是她親手設計和製作的背包,還記得在很小的時候曾經答應她要為她專屬打量一個背包。

 

  "祁默,我們都等你。”冷祁夜輕擁君祁默,他害怕妹妹又躲著他們不讓他們找到,他實在很想很想這個妹妹。

 

  君祁默只是給予他一個微笑,便坐進駕駛座,沒想到母親傳了那麼多條簡訊給自己,當自己開始有經濟收入後,她就將手機換掉了,只是號碼一直沒停掉。

 

  回到家後打開許久不曾使用的手機,桌布是還在少女時期的自己曾經迷戀的偶像男星,果不其然引來了某男人的醋勁,點開簡訊那欄上千封的簡訊都來自同一個人就是她的母親。

 

  仔細一看最近一封是昨天傳的,原來這十一年來母親每天都用簡訊關心與思念自己,不管自己是否看見,她都不曾間斷,說實在心理不感動是假的,她一向不允許自己掉淚,但是今天她容許自己因為感動而掉淚。

 

  當冷祁夜回到家時他迫不及待的跑向書房去,他的個性從來沒有那麼急過看來是有什麼事情讓他急的要說。

 

  "祁夜怎麼了?”君煙雨的頭髮開始有幾根白了,顯示著她已不再年輕。

 

  "這個,祁默給妳的。”冷祁夜把妹妹交給他的紙袋遞給母親,在母親打開的同時,他也和她說今天和妹妹一起吃飯,她現在過得如何,成了一名軍人也結婚生了孩子。

 

  君煙雨在十一年前對君祁默說出:”妳永遠都不要再回來了”這句話後,她一直後悔至今,原以為自己可能到死之前都不會再知道女兒的消息,但是今天她聽到了,想不到她一直離他們那麼近,一直是他們常聽見的寒浚國際總裁的妻子,而她還居然還記得小時候的那個約定。

 

  在與君祁默相依為命的日子裡,年紀小小的她總是像個小大人般的,為自己滿是烏雲的心增添了幾分白雲,那時候的她與自己做了好多約定,其中就是包刮了為自己做一個背包,回到冷冥奕身邊後她沒有顧及她的心情,沒有注意到她一直按照著自己的樣子而活,更是疏忽了她,才會讓自己對她一點也不了解,而讓她在十八歲那年離開了家裡。

 

  君祁默在看完了那些簡訊放任自己哭了許久,在按照著母親心中的樣子而活時她沒有哭,在離開家裡進入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時她也沒有哭,而這一次靠在男人溫暖的懷裡她只想把多年的委屈都哭出來。

 

  明澂祤並不介意自己的襯衫被淚水浸濕,懷裡的人兒是自己捧在手心上寵的,她為了自己放棄了許多東西,從一個女孩變成了兩個孩子的媽媽中間她放棄了好幾次的上升機會,只為了這一個家,還記得上一次她哭泣時是自己出車禍那回,自己在那時候也哭了,兩個人抱在一起哭泣深怕再也見不到彼此。

 

  不知道是哭累了,還是抒發完了,君祁默就安靜的靠在明澂祤的懷裡,那男人用他修長的大手,輕拍著她的背,兩人都沒有說話卻都知道對方的心裡在想什麼。

 

  直到明澂祤輕吻著君祁默那哭腫的眼睛,再溫柔的吻上她的嘴唇,綿長又細密的吻注定了這個夜不平靜…...

 

  墨沉:

     這篇主要是在思念,雖然當年都對對方說了狠話,可是心裡面還是想著對方,君祁默假裝不在意,可是她心底是思念母親的。

 

老樣子,我是墨沉,請多指教,如有問題,歡迎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