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冷氏和寒浚是多年合作關係,身為現任總裁的冷祁夜,驅車來到寒浚國際,如果他沒看錯的話,昨天那個在甜點店和妹妹互動很親密的人,就是寒浚的總裁-明澂祤,不過他今天來不是為了求證,只是來談一個合作案罷了。

 

  明澂祤結婚並生子了冷祁夜是知道的,因為之前有在公開的場合說過,不過他並沒有公佈他的妻子是誰,據說是一位很神秘的女性。

 

  "冷總裁,請直接進去就可以了。”外頭的秘書看見冷祁夜禮貌的鞠躬,然後替他敲門,聽到自家總裁的聲音,才對冷祁夜恭敬的說。

 

  "冷總裁,請坐。”明澂祤並不是第一次見冷祁夜,因為在商業上一直有合作關係,所以彼此是認識的,況且他還是他老婆的哥哥呢。

 

  "謝謝,明總裁近來可好?”冷祁夜伸手與明澂祤禮貌的握手寒暄,冷氏集團和寒浚都是市裡的龍頭,也是合作多年的好夥伴。

 

  "很好,冷總裁您呢?”明澂祤也簡單的寒暄一下,兩個人說不上是很熟但也不是不熟,就是沒有到像是好兄弟的那種關係。

 

  "自然,明總裁看一下這合約有什麼問題?”冷祁夜從公文包裡拿出合約放到桌上,明澂祤輕笑了一下就拿起來看,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沉不住氣,冷祁夜則是想起了昨天那個身影,儘管後來她將軍帽壓的很低,他還是不會認錯那個就是多年不見的妹妹。

 

  冷祁夜陷入了沉思,會不會她根本不想認他們呢?畢竟當年母親和她都是控制不了就說了重話,母親一直沉浸後悔當中,他和父親則是一直利用關係在尋找她,卻都沒有消息,原以為她出國了,沒想到她一直住在同一個城市下。

 

  "沒問題了,不知道冷總裁晚上可有空聚一聚?”明澂祤簽上自己的名字,將文件推到冷祁夜面前不知有何意義的邀約著他。

 

  "哦!當然可以。”冷祁夜回神過來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了,他也不懂為何明澂祤會突然邀約,不過應該不是壞事答應下來也可以。

 

  明澂祤笑了笑,送走了冷祁夜他便站在落地窗邊往下看,他希望他的老婆能和家人解開心結,他不想見到她那苦思的樣子,他會擔心她。

 

  遠在部隊的君祁默縱使手受傷還是親自訓練士兵們,她不會因為明天要休假了而有所怠惰,這也是她之所以年紀輕輕便是一名上校的緣故。

 

  "君上校,妳的手沒事吧?”寧紀夏走到君祁默身旁關心的詢問著,在部隊他們就是上下級關係,縱使他們私底下有多,還是不會直稱對方的名字。

 

  "還行,你呢?”翻看一下包著紗布的手掌,雖然還是有點疼不過還在能忍受的範圍內,手臂上的倒是還好大概幾天後就會好吧,想起早上那倆孩子不知道為何那麼早起,看到她包著的手掌急的都快要哭了。

 

  "君上校都沒事了,何況我呢?”寧紀夏其實更擔心的就是她的心情,在十一年後見到家人是在那種危及情況下,空手接白刃及保護人質。

 

  "說什麼奇怪的話?”君祁默本能的迴避這個話題,昨天她看見了哥哥和嫂子,心裡沒有任何波動是假的,但還是用自己很會隱藏的方式掩飾過去。

 

  寧紀夏也不再自討沒趣,他還不了解君祁默嗎?再說下去估計等等就要被她給整死了,他可沒那閒功夫呢。

 

  君祁默今天提早離開了部隊,既然時間還早就去找明澂祤吧,驅車來到寒浚國際的樓下,因為之前有和明澂祤一起出現在公司的緣故,前台並沒有攔下她,只是起身問好。

 

  君祁默乘坐電梯上樓,來到辦公室的門口遇見了正要進去總裁辦公室的秘書小姐便問:"你們總裁在裡面嗎?”

 

  "夫人,總裁在的。”秘書看見君祁默的到來鞠躬的說道,對於自家總裁和總裁夫人的感情他們是共同目睹的,而且也羨慕他們之間結婚六年還是像在熱戀中的愛情。

 

  明澂祤從早上冷祁夜來之後,就把人留下來說是技術交流,為的就是讓冷祁夜和他老婆見上一面,所以用了各種方法讓他留在這,如願的聽到那小女人清冷的聲音,勾起微笑說:"我妻子來了。”

 

  原本冷祁夜還在好奇明澂祤的妻子到底是誰,就在君祁默開門進來那瞬間,他是站起來的,明澂祤的妻子是他的妹妹?

 

  "你…”明澂祤上前牽住她沒受傷的手,他知道她不會逃跑,只是和她打哈哈以此裝傻,要不依她的個性非扒了自己的皮,君祁默看見了冷祁夜是萬分驚訝,驚訝的連話都說不好。

 

  "老婆。”明澂祤看著傻站著的君祁默和站在沙發邊的冷祁夜,兩人的對視讓他很吃醋,就算對方只是他老婆的哥哥,輕喚著她將她從她的思緒中拉出來。

 

  "好久不見。”君祁默聽見自己這樣說,冷靜又疏離的語氣就像是面對許久不見的一個人,她以為自己會不可克制的逃跑,但是這不是一個身為軍人該有的風範,她以為她會流淚,但是在十八歲那年後她不允許自己掉一滴淚。

 

  旁人可能會以為君祁默現在是鎮定的,只有和君祁默牽手的明澂祤才知道,她的手握的有多緊才說的出那麼簡單的一句話。

 

  "妳變了。”冷祁夜無法控制自己奪眶而出的淚水,面對離家多年的妹妹現在就站在這裡他的心根本無法靜下來,他找了她十一年不曾放棄過,如今就站在這。

 

  "是。”君祁默點頭,十一年過去了誰不會變呢?從十八歲到二十九歲她進入軍校當上一名軍人,結婚並成為了媽媽,和身旁的男人互相扶持一路走到現在。

 

  "捏我手,不然傷口裂開了我會心疼。”明澂祤伸手打開君祁默那包著紗布的拳頭,他知道她的心是很混亂的,但是不能讓她的傷口裂開了,雖然她每次都說不疼,但看見她額頭的細汗他的心都得疼上好久。

 

  明澂祤愛妻如命冷祁夜是聽過的,只是沒想到主角就是自己的妹妹,他對她的一舉一動無非就是在訴說他的深情。

 

  "老婆,妳倒是輕點!”君祁默用力在他的掌心掐了一把,而她整個人都不為所動貌似剛才掐他的那個人不是她,明澂祤抽出自己的手掌都紅了一片,看來君祁默力用的不小。

 

  "明澂祤,你找死。”君祁默說著用力的往他小腿處踹,她知道明澂祤是為了讓自己的心情不要那麼緊繃,不過還是氣的不輕,讓明澂祤那麼一鬧心情緩和了不少,走到沙發邊坐下,冷祁夜見她坐跟著也坐到她對面,明澂祤汗顏以後絕對不能在站著的時候得罪老婆,踹他小腿就算了,偏偏踹的還都是同一個地方。

 

  "祁默,我們都很想你。”冷祁夜相隔了十一年再一次呼喚她的名字,她從一個十八歲叛逆的少女到現在是一個威稟的軍官,成熟了不少,整個人也改變了不少。

 

  "對不起。”君祁默不知道該說什麼,她知道她不應該和他們裝作不認識的,至少也該給家裡人一個訊息告訴他們自己現在過得很好,而不是讓他們完全找不到自己蹤影。

 

  "什麼時候回家看看?”冷祁夜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回去,那時候她和母親都因為衝動說了重話,母親也後悔了,每天傳訊息給君祁默,或許她有看見也或許她沒看見。

 

  "改天。”君祁默從來不會給人那麼不確定的時間,只是要回去那個十一年不曾回去過的家,她需要心裡準備,畢竟當年說了重話。

 

  "我們都等你。”冷祁夜抹了抹眼角的眼淚,他想祁默的心理一定還在芥懷當年母親說的那些話吧?想到昨天在甜品店看到與她很親密的兩個小男孩,那會不會便是她的孩子?

 

  "爹地!媽咪!”冷祁夜還在想禹洐和禹琰,一個稚嫩的童音傳過來,只見禹洐和禹琰開門一個撲向明澂祤,一個跑到君祁默的身邊卻沒有撲到她的懷裡。

 

  墨沉:

     這裡說明一下,寒浚和冷氏氏多年合作關係,從君祁默和明澂祤還未認識時,祁默呢,後續會慢慢訴說她的事情。

 

老樣子我是墨沉,請多指教,如有問題,歡迎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