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禹洐和禹琰那麼重了。”到家的時候兩個孩子還在熟睡當中,君祁默和明澂祤分別抱起他們,君祁默的心理其實是感嘆的,她好像就在他們剛出生那回抱過他們,之後都沒有,沒想到他們都長那麼大了,也開始成熟懂事,小臉和他們的爸爸明澂祤是越來越像了。

  "那是因為他們長太快了。”君祁默常因為工作關係錯失許多他們的成長,明澂祤並不因為這樣而有所改變懟對君祁默的愛,他知道她的兩難,一邊是家庭一邊是她的夢想,他支持她的夢想,希望她能將那個夢發揚光大。

  "是嗎?”君祁默笑了笑,把禹洐放到床上仔細觀察他的小臉,真是和明澂祤一摸一樣呢,她自認為自己不是一百分的媽媽,但是她一直用她的方式在愛他們兩個。

  "是。”明澂祤給禹琰蓋上被子就不管了,會去關照自己的情敵呢?雖說那是他兒子。

  "走吧,我想和你聊聊。”見到弟弟的事情一直壓在心底,她需要這個男人的意見。

  "有何不可呢?”明澂祤不知道她要說什麼事,不過只要是她的煩心事他都希望能為她排解。

  君祁默輕輕的把自己靠到明澂祤的懷裡,只要有他在,她就覺得沒有什麼是不可解的。

  "前天,我見到祁暘了。”輕輕的嘆了口氣才說了讓自己煩心的事情,不是她不願意見到他,只是在這種情況下見面總是很多事情無法解釋。

  "他怎麼樣了?”明澂祤知道君祁默一直不願意聯絡家人的原因,他也沒想過她和家人居然是在部隊的上下級關係見面。

  "他變了很多,不過我還是認出他了。”君祁默沒想過自己會認得弟弟,當初她離開時弟弟才十三歲,如今都成了二十四歲的大男孩。

  "這就是讓妳心煩的原因。”明澂祤將她摟進自己的懷裡,他只要見到她心煩時,心情也會跟著不好,因為君祁默就是他的全部。

  "嗯。”君祁默把頭埋進他溫暖的胸膛,說出來之後心裡好像就沒那麼難受了,果然明澂祤就是她最好的良藥,最棒的老公。

  "我老婆是最棒的。”明澂祤是發自於內心說的,他知道她的心裡常常有許多事情要同時運作,像是如何扮演已一個好母親好妻子,或是扮演一個好的軍人,在他認為她已經很棒了,她不善於表達感情,將所有的愛都給了他和孩子們,卻不知道怎麼做他們才能真確的感卻到。

  "你才是最棒的。”主動的吻上的嘴唇,相較於他的霸道,她的吻是輕柔又帶點嫵媚的,明澂祤享受著嬌妻難得吻自己,跟隨著她的節奏一點也不急不緩。

  就在兩人吻的正火熱之時,君祁默軍裝的釦子被解開了幾顆,明澂祤的手不知何時伸進衣服內,卻聽見禹琰的聲音:"爹地,媽咪你們在做什麼?”

  倆人聽到禹琰的聲音急忙的從沙發上坐起來,君祁默快速的扣起釦子,整理著衣衫,明澂祤也趕緊套上襯衫,君祁默快速的扣起來,臉上有著不尋常的緋紅。

  要死了,被兒子撞見這種事情,君祁默責怪自己的色心,沒事突然吻上明澂祤做什麼。

  "小孩子不用知道太多,給我上樓去。”明澂祤的心裡卻是鬱悶的,他都忍耐了幾天,好不容易老婆主動,可以要了她卻被這小子撞破了好事。

  "可是爹地,我睡醒了。”禹琰就坐在樓梯口語氣聽起來豪不委屈,哪有剛下來就把人趕上去的?只有爹地才會這樣。

  "那也給我上樓,我和你媽咪有事要說。”明澂祤就是不想讓君祁默離開自己的視線,去關心那兩個小情敵,老婆是他的,他都還沒和老婆耳鬢絲髮,他就來攪局。

  "媽咪,妳看爹地欺負人。”就在明澂祤以為他要贏了兒子之時,禹洐不知何時走到了君祁默身邊,並告著狀。

  "我什麼都沒看見。”君祁默不想加入他們三個男人的戰爭,一邊是親兒子,一邊是親老公,選哪邊都不是,趕緊上樓比較實在。

  "爹地你看,媽咪那是懶得理你呢!”禹琰一改剛才的委屈樣,挑釁起明澂祤來了,他們兩個在媽咪面前時是個乖巧又天真的小男孩的,在爹地面前很大部分是敵對敵。

  "小子,你媽咪那是捨不得看我被你們倆欺負呢。”什麼是睜眼說瞎話?就是現在,剛才分明是明澂祤在欺負他們,到了這便他被欺負。

  禹洐和禹琰抽動了嘴角,最後什麼都沒說,有時候跟爹地爭那真是太不明智了,還不如多搶媽咪。

  "你幹嘛老是欺負兒子呢。”君祁默正在專心的打軍演報告,不代表她不知道明澂祤的進來。

  "他們老是霸佔我老婆,有什麼辦法呢?”明澂祤很自然的在她旁邊坐下,他對於其他男人和他老婆靠的有些近就會吃醋,就算是自己的兒子和她很親密。

  "你就吃醋吧你。”君祁默一心二用的回應明澂祤,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飛舞沒有題停過,她就算工作再忙,也不能冷落了明澂祤,這也是她練就了一心二用的技能。

  "吃,怎麼不吃?誰跟我老婆靠的近,就吃誰的!”明澂祤霸道的說著,讓君祁默嘆了口氣,果然和明澂祤聊到這方面的問題,就會特別的無力感,他的個性可是越來越霸道了。

  墨沉:

               明澂祤與兩個小孩之間就是一種,又愛又恨,這也是他們的日常打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