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們去吃冰淇淋好不好?”禹琰見媽咪一直不說話,拉了拉她的手,媽咪的手真軟真細,好希望媽咪就這樣一直牽著。

 

  "好。”君祁默聽到兒子的聲出一抹淡笑,心中的陰沉暫時的被撫去了,至少孩子們很願意親近自己。

 

  禹洐和禹琰沒想到媽咪居然那麼了解他們,他們喜歡的口味,媽咪比他們自己都還要清楚,兩個孩子高興的捧著冰淇淋吃,只要跟媽咪相處總會覺得特別幸福。

 

  這樣幸福的畫面讓站在門口的人稍愣,那不是祁默嗎?雖然她變了很多,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她居然是一名軍人,對面的兩個孩子是她朋友的孩子嗎?冷祁夜潛意識的覺得君祁默應該還沒結婚。

 

  沒想到十一年不見的妹妹,和他們一直住在同一個城市,就在他回神準備到櫃台點餐時,君祁默抱著一個孩子手裡牽一個,從他身邊擦肩而過,臉上盡是只對孩子有的溫柔。

 

  "怎麼來了?”明澂祤因為有事不能參加家長會,現在忙完了趕緊過來找老婆和孩子們。

 

      "想妳了。”明澂祤很自然的摟住君祁默的腰,把禹洐和禹琰擠開,這倆小子又霸佔他老婆。

 

  有時候〝想你了〞這三個字能代表一切想說的話,君祁默沒有接話只是在明澂祤的側臉親了一下,便逕自走到車子旁坐進了駕駛座,看來是害羞了。

 

  "老婆,我能認為妳這是害羞嗎?”明澂祤也不管兩個小孩在不在現場,伸手撩起她散落耳旁的髮絲別到耳後,用了非常曖昧的語氣在君祁默耳邊說著。

 

  "走開了,我要開車,再吵就把你扔這!”君祁默的臉這下更紅了,推開明澂祤嬌羞的說著,根本就沒有平常那樣的冰冷語氣。

 

  明澂祤也見好就收,回頭看後座的兩個孩子,才剛上車就睡著了,看來是滿足了便睡,這點和他老婆還有點像呢。

 

  "老婆,妳什麼時候休假?”明澂祤望著開車的君祁默,希望能聽到的事從哪天開始休假,他可是期待和老婆一起上班的日子期待許久了。

 

  "後天吧,怎麼了?”君祁默有種不詳的預感,每當明澂祤這樣問,休假開始的那天她都下不了床,能不能收回剛剛的話呀?她可不想休假剛開始就在床上度過一天。

 

  "讓妳陪我去上班呀,那麼大一間辦公室沒有老婆在身邊多無趣啊。”明澂祤的確是起了邪念,但為了爭取往後的福利,先放棄一點點有什麼關係呢?

 

  "我是不是不能拒絕?”君祁默心理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那種事的話就還好,但是她也不想和他去上班,他的辦公室裡都是一些關於商業的書,她根本沒興趣,不會要他盯著他吧?

 

  "是,老婆妳拒絕的話,為夫的我只好在某些地方辛苦一點了。”明澂祤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害君祁默差點踩了煞車把他趕下車去。

 

  "明澂祤,你找死。”竟然敢威脅我,把本上校的軍階放哪了?趁著開車之餘,用力的在他的腿上掐了一把,不用看肯定瘀血了,君祁默正在氣腦上怎麼可能會放輕力道呢?

 

  惹怒君祁默貌似成為明澂祤的日常樂趣,看著小嬌妻暴怒打自己時卻又會留一手,就覺得開心,在自己心理對方都是大於自己的一切。

 

墨沉:每一章幾乎都有君祁默和明澂祤吧甜蜜,因為他們倆人真的非常的深愛對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