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一天君祁默一樣準時起床,早早來到軍區,今天就該出發到軍演的地方做準備,想起家裡那一個男人和兩個孩子,慶幸的是在自己不在的期間,那兩個孩子能陪明澂祤。

 

  禹洐和禹琰開心的把家長會通知單交給老師,因為他們看見了媽咪勾即將出席,也是第一次看見媽咪的簽名,簽的比爹地好看多了。

 

  坐在總裁辦公室的明澂祤打了個噴嚏,誰啊,在背後罵自己。

 

  轉動著無名指的婚戒,看著桌上的資料心情還算不錯,不過今天那小女人就要去軍演了,真希望她能快點結束回來呢,沒有她睡在自己懷裡他會失眠,沒有她在自己耳邊碎念他會瘋掉,總之他想她了。

 

  兩人就算結婚六年加上交往的日子,總共在一起十年了,還是一樣的恩愛,就算其中有小吵小鬧,也在其中一方的先妥協而結束,他們深愛著彼此,將彼此當作比生命還要重要。

 

  更重要的是兩人愛的結晶,禹洐和禹琰,他們兩個正是明澂祤與君祁默愛的證明,是君祁默拼了命將他們生下來。

 

  “要出發了,想你。”就在明澂祤陷入了與君祁默甜蜜的過往,手機螢幕亮起他專門為君祁默設定的提醒,他不想錯過這小女人的每通電話和簡訊。

 

  “我更想你。”明澂祤的話看似簡短,可是裡面包含了對君祁默的愛,讓君祁默看了心理一甜。

 

  她想在這次軍演中,她能想好下一步的對策,好來打敗她多年的朋友暨對手寧少將,寧紀夏是她軍校時期的朋友,兩人從在軍校時就有很優秀的表現,他們在軍校時互相扶持著對方,那是一種革命的情感,因為君祁默結婚生子的緣故,所以錯過了幾次提幹的機會,也讓兩人現在是好朋友兼好敵人,軍演時總能做出讓對方異想不到的事情。

 

  "怎麼樣啊,祁默我很期待你的表現。”寧紀夏坐在君祁默的面前笑意滿面的挑釁著她,上一次軍演因為君祁默的失策,讓寧紀夏以一點差距獲勝,這可是讓君祁默記恨許久。

 

  "我說寧少將,你不去看看您的戰士跑來我這晃悠做什麼?”君祁默嘴裡說著像是趕人的話,實際卻是放了一杯茶到他的面前,這兩人總是喜歡互相打擊對方,從軍校時期一直都是這樣,但是說起默契兩人有一起出任務時,一個眼神對方就懂,根本不必多說。

 

  "看戰士做什麼呢?當然是要看我們這最美的一道風景君上校您了。”寧紀夏打趣的說著,軍校時期就有不少人喜歡她,可是卻從沒見過她的為誰所動過,等他發現有那個讓她動心的人時,便是她結婚那時。

 

  "是嗎?我看最帥的一道風景應該是屬寧少將您吧,畢竟年輕又帥氣十足的應該只有我面前這位了吧。”好啊,寧紀夏你那麼想玩我便陪你,咬文嚼字的遊戲一但開始,就一定有一方得先認輸才能結束。

 

  "謝謝君上校的誇獎,就是不知道這話讓明總裁聽見,他得有多吃醋啊。”寧紀夏優先搬出君祁默的弱點,明澂祤是個超級醋王是君祁默的朋友每個都知道,只要跟君祁默稍微親密一點,就會得來明澂祤那能殺人的目光。

 

  "明總裁怎麼吃醋貌似不需要和你報備,倒是你家那位應該會很嫌棄你吧。”君祁默輕笑的說道,寧紀夏的妻子是位遊戲設計師,是君祁默的高中同學-季語辰和寧紀夏的認識是既狗血又好笑,而兩人為什麼會湊在一起還結了婚這就是後話了。

 

  "我認輸吧。”寧紀夏很有少將的風範,承認自己輸了,並沒有改變他臉上淺淺的笑容。

 

  就這樣兩人彼此之間的打趣僅有這樣,因為很快他們便在軍演中變成敵人,君祁默必須帶領自己的軍隊打敗寧紀夏的軍隊。

  

  在軍演的場地中大家都是處於備戰和警戒狀態,戰士們必須隨時待命聽命於上頭的命令,而兩方的指揮官必須依照戰況,改變用兵策略來降低自己的損失打倒對方。

 

  "上校,再來我們該怎麼做?”每個指揮官身旁都會跟一個較年輕的軍官來學習,年輕少校看著螢幕上的我方軍,已經漸漸的分散,使用剛剛下達的策略。

 

  "不怎麼做,我們便看寧少將要做什麼。”君祁默玩味的一笑,寧紀夏還是一樣的難纏啊,果然是多年的好朋友兼好敵人。

 

  很快的在兩方都不停的改變策略和方法,這場軍演落幕了,贏得是君祁默,她以極小的損失贏了寧紀夏,這一次也是寧紀夏的輕敵才讓他的軍隊損失許多。

 

  軍演結束後,寧紀夏馬上就打電話給他的愛妻,電話響的時候季語辰正在忙工作,所以沒有看來電顯示就接起來了,聲音貌似很不耐煩,她最討厭工作時電話打進來,尤其是她現在脾氣不太好:"幹什麼。”

 

  寧紀夏自然是了解他老婆的個性,才會不怕死的打電話,此時的季語辰一定是坐在電腦前趕著案子吧。

 

  "是我,你老公。”寧紀夏很習慣她這個火爆脾氣,她是做設計的常常要聽客戶的意見來改,自然脾氣不會好到哪去。

 

  "軍演完了?”知道是寧紀夏季語辰才將目光從電腦上移開,一改剛才兇狠的語氣。

 

  "結束了,是祁默贏了。”寧紀夏坐在軍用車輛上準備離開這裡,他迫不急待想見到他的小妻子和兒子,要是語辰知道祁默贏了自己她應該很高興吧。

 

  "果然是祁默贏耶,她啊可是有〝像魔一般的軍官〞之稱欸。”季語辰離開椅子走到嬰兒房看著熟睡的兒子,君祁默的這個稱號是士兵們幫她取的,她是一個訓練起自己不要命,訓練士兵們就是比訓練自己寬鬆一些。

 

  "是啊,這一路走來她都是靠著自己的實力去證明,她不是靠任何關係或者有後台撐著,而是自己的實力。”寧紀夏回想以前的事總會特別感慨,他記得之前他要是升階了,祁默一定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提幹,因為部隊只想要有一個特別厲害的人在。

 

  季語辰沒有接話,原來是坐在沙發上睡著了,本來是看一下兒子的睡臉,然後坐到沙發上聽寧紀夏講話,但沒多久便覺得睏了,熬了一整晚的夜。

 

  又睡著了。 寧紀夏的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他家老婆每當接到一個案子就會熬夜要趕完,前一晚要是熬夜了,隔一天就能馬上睡著。

 

  君祁默開著快車往市區的小學趕,她的車技一向很好,就算開著快車也能一直保持著這個車速不超速也不減速,剛才因為有些事情耽擱了離開的時間,禹洐和禹琰的家長會就快要開始了,可不能和那兩個小子失約。

 

  "爹地,媽咪她怎麼還沒來呢?”說話的是禹洐,剛才同學們都高興的和爸爸媽媽一起進去教室了,媽咪怎麼還沒來呢?

 

  "再等一下,你媽咪剛軍演完,她現在趕來的路上。”明澂祤揉揉兩個孩子的頭,以他老婆的個性絕對在路上開著快車,雖然知道她車技很好,也絕對會注意路況,但還是不免會擔心她。

 

  禹洐和禹琰坐在石椅上,目光緊鎖著大門口,媽咪真的會來嗎?雖然媽咪親口答應他們也在通知單上勾選了同意,但媽咪是軍人,有很多突發狀況能把她叫走。

 

  君祁默雖然是開著車,但也有在注意時間,照這個車速下去一定會遲到,腳踩油門提高車速超越前方的車子,一路上沒有按過一個喇叭,順暢的開進一條小路可以到市裡的小學。

 

  開進小路就輕鬆多了,君祁默嘆了口氣,總算能趕上和孩子們的約定,因為明澂祤想讓孩子們讀好的學校,便選了市裡最貴的小學,反正學費他付得起,別忘了他不只是一間醫院的院長更是總裁,對此君祁默沒有什麼意見,既然孩子們想,明澂祤又想讓他們讀那便去吧。

 

  把車停在離學校還有段距離的位置,這學校真是有種皇宮的感覺,果然只有明澂祤那種財大氣粗的人才喜歡,一身軍裝還來不及換的她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猜測她是誰的家長。

 

  "媽咪!”禹洐和禹琰看見了熟悉的身影高興的跑上前抱住她的腿,媽咪終於來了。

 

  "我們趕快進去吧。”君祁默歉意的看著他們兩個溫柔的牽起他們的手跟著他們往教室的方向,明澂祤見心愛的妻子沒有和自己打招呼,默默的吃起兩個兒子的醋,都三天不見了,她也不看自己一下只看兒子,難道說兒子真的有比他帥嗎?

 

  不過他還是看著母子三人的背影勾起了微笑,所謂青出於藍更勝於藍,自己帥,兒子帥也不是沒什麼道理。

 

  君祁默僅對明澂祤還有孩子們才會有溫柔的一面,其他的時候她都是冷著一張臉,沒有任何的感情。

 

  禹洐和禹琰就坐在君祁默身邊,看著其他的孩子有的坐在父母懷裡撒嬌鬧情緒,並不覺得有什麼,媽咪就是習慣了冰冷,況且媽咪是軍人,對他們的要求就是比一般的孩子不一樣,所以他們比其他的孩子都成熟穩重,媽咪不允許哭這件事發生,況且真的哭了媽咪也不會理他們,他們便懂了,媽咪要求的是要會保護自己 保護家人。

 

  家長會的目的就是要了解孩子的生活環境和父母職業,更重要的是孩子的個性也需透過家長來掌握。

 

  君祁默一直都沒說話,看到了學校讓她想到了那十一年未見的媽媽也是位老師,讓她在是把歲義無反顧離開家的也是因為學校。

 

  十一年過去了,她從沒和家裡人聯繫,是不是也該回去看看了呢?

 

  "媽咪,妳在想什麼?”面對軍裝的君祁默,禹洐和禹琰是尊重高於所有,所以只敢輕輕的拍拍她的手。

 

  "沒有,怎麼了?”君祁默好像又恢復了她的清冷,語句不長,聲音也是聽不出什麼語氣。

 

  "沒事了!”禹洐不敢面對君祁默那冰冷的眼神,默默的不說話看著她的側身,原來近看軍裝時的媽咪是這樣的,非常有威嚴,非常帥。

 

  "嗯。”君祁默輕拍他的頭,將視線從禹洐身上收回,剛剛是不是又嚇到孩子了?君祁默懊惱自己總不能在孩子們面前是完美的樣子。

 

  其實對禹洐和禹琰來說,君祁默是一個讓他們驕傲的媽媽,他們的媽媽是軍人而且還是一名上校,而且從他們有記憶以來,媽咪的工作一直都很忙,只要出任務時都會受傷回來,原以為媽咪是不喜歡他們,才避開他們後來才知道,媽咪那是不想讓他們看見,她狼狽的那一面,他們一直覺得媽咪非常厲害、勇敢很值得他們驕傲。

 

  家長會結束後君祁默牽著兩個孩子走出教室,思考著自己或許並不是個孩子們心目中的媽媽。

 

  墨沉 :

     這一章也是沒什麼特別的。主要寫的是君祁默在面對家庭與軍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