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祁默到家時禹洐和禹琰剛洗完澡,頭髮都還沒擦就在門口等著,聽到熟悉的車聲,再看見了君祁默:"媽咪你回來了!”

 

  "嗯,頭髮怎麼沒擦乾?走,我們去擦頭髮。”君祁默一手牽一個帶著他們倆上樓擦頭髮,明澂祤再一次吃了兒子的醋,他都還沒抱到老婆倒是先被他們倆搶去。

 

  "以後要記得擦乾知道嗎?不然感冒了,媽咪和爹地會擔心的。”君祁默溫柔的用毛巾幫禹洐擦頭髮,因為是男孩子的關係,頭髮差不多就乾了,用另一條乾毛巾替禹琰擦頭。

 

  "知道了!”兩個人乖巧的回答,媽咪親自幫他們擦頭真開心呢,沒想到媽咪的手那麼細那麼溫柔。

 

  幫禹洐和禹琰擦完頭,君祁默各親了倆兄弟一口便走上樓準備洗個澡,身上都是汗粘膩的很不舒服。

 

  從衣櫃拿出等下要穿的衣服,還有浴巾便走進浴室,一般明澂祤在房間時她都會鎖門,這變態可是有很多不良紀錄,現在他在樓下應該不用吧。

 

  君祁默給自己泡了一個澡,想稍微放鬆一下,身上還有些酸疼,泡一下精油應該會好一點,昨天和明澂祤纏綿那麼久今天又有許多訓練,腰部到現在都還是很酸,說到底還是怪明澂祤。

 

  正想著明澂祤,他便開門進來,引來君祁默的尖叫,他不是待在樓下的嗎?

 

  "你進來幹什麼?快出去!”君祁默雙手遮擋在自己胸前,以阻擋明澂祤那邪媚的目光,他這樣看著自己時一般都不會有什麼好事。

 

  "我看門沒鎖就進來了,不過老婆你全身上下每個地方我都看過了,幹嘛要遮呢。”明澂祤勾起邪笑看著君祁默,都裸乘相待過了,還有什麼不能看呢?

 

  "少囉唆,你快點給我出去!”君祁默的臉染上紅綃,不知道是被熱氣薰的還是明澂祤的話給影響的。

 

  "老婆妳真美呢。”明澂祤絲毫沒有要出去的意思,反而坐到浴缸邊緣吻上君祁默的唇,這個人就是那麼霸道。

 

  君祁默不停的用手抵著明澂祤的胸膛,再讓他吻下去晚飯都不用吃了。

 

  不過現在可是明澂祤佔了優勢,大手一展便讓君祁默整個人貼到自己身上,他也不知道何時脫了衣服。

 

  "你這個變態…”君祁默對明澂祤的霸道一直是抗拒無能,很快的兩個人的情慾便被挑起來了,身體與身體最親密的接觸讓兩人情慾高漲。

 

  君祁默的聲音嫵媚又沙啞,她是真的累了,還沒吃晚餐就和明澂祤做某項運動,而這男人一向都是那麼厲害像是要把她吞進肚子裡似的。

 

  "放妳一馬。”明澂祤在她的背上咬上了一個大草莓,才滿意的放過身下的小女人,君祁默很想踹他一腳,奈何她現在完全被他困住,也使不上力氣。

 

  用水幫君祁默做清理後,把人從浴缸裡抱出來,換上她剛才準備的衣服,正要抱她下樓時,君祁默掙扎的從他懷裡下來:"我自己走就好了,我可不想讓禹洐禹琰看見。”

 

  用手扶著自己的腰慢慢的往房門外移動,原本腰就在酸了,跟他做完某項運動後更酸了,這男人一定是屬狼的,他剛那眼神有多麼的飢渴啊。

 

  "害羞什麼啊。”明澂祤笑著調侃君祁默,快速走過去牽住她的手,她的手比自己的手還要小,大手包裹住她的手,這是明澂祤喜歡做的事。

 

  禹洐和禹琰坐在客廳沙發時看到就是這個場景,爹地牽著媽咪的手,兩個人不知道在聊什麼,嘴裡都掛著一抹微笑,爹地帥,媽咪漂亮真好。

 

  "媽咪,妳好漂亮喔!”君祁默走到餐廳坐下,禹洐和禹琰也跟著跑過來,兩個一人一邊在君祁默身邊坐下,讓明澂祤想和老婆親近都沒辦法。

 

  "傻子,你媽咪本來就很漂亮,你第一天知道嗎?”明澂祤忍住想一人一拳的衝動,打趣著禹琰,這小子是第一天見到他媽咪嗎?有必要激動成那樣嗎?

 

  走進廚房端出一碗西紅柿湯麵,這小女人不愛吃西紅柿,等等她便會和自己求救,自己便能擠開那倆小子獨佔老婆了。

 

  "明澂祤你故意的嗎?”君祁默看到西紅柿狠狠的抽動嘴角,這傢伙的醋勁真是一點都沒有減少。

 

  "冤枉啊老婆,你看這麵很香趕緊趁熱吃,你老公我加了滿滿的愛進去。”明澂祤坐到君祁默面前,他的老婆的確很漂亮,她可是最美的一道風景,在他的一生來說都沒有她和孩子們重要。

 

  "少貧嘴。”君祁默懶得理他,直接用筷子敲他的額頭,然後開始吃晚餐,旁邊禹洐和禹琰笑的很開心,難得可以看見爹地被媽咪打。

 

  "老婆你偏心他們兩個。”明澂祤說著裝起了一臉委屈樣,讓君祁默剛吃進去的麵差點吐出來,這傢伙裝起委屈還真的像是有幾分委屈。

 

  "禹洐和禹琰我們別理你們爹地。”君祁默對明澂祤深感無言,他這是有病的徵兆吧,也不知道他還能演多久。

 

  "好!”倆兄弟再一次一起回答,讓明澂祤真想把他們倆個扔上樓睡覺,他們這是專門來氣自己的?想到他們倆剛出生那時,任何人抱都不哭,唯獨自己抱就哭,還被君祁默數落許久。

 

  在和樂融融的氣氛中,君祁默很快就吃完了碗裡的麵,連西紅柿也吃了,這倒是讓明澂祤挺訝異的。

 

  將碗筷交給傭人去清洗,這一次明澂祤很快的牽住君祁默的手走在她旁邊,他的老婆已經陪他們聊了好一陣子,也被霸佔了許久,該換他了吧?想想,當初君祁默懷孕時,心裡就很期待能生個小情人,沒想到是兩個小情敵。

 

  這幾年他們不是沒想過再生一個女兒,只是擔心生出來不是女孩子禹洐禹琰的心理不平衡,況且他不想讓她再辛苦一次,所以每一次他們都會做避孕措施。

 

  "禹洐和禹琰還真是像你呢。”君祁默坐在兄弟倆的床邊,默默看著他們的睡臉,溫柔的輕撫他們的臉頰,感嘆的和明澂祤說道,兩個孩子長得就和明澂祤幾乎一模一樣,好像沒幾分像到自己。

 

  "妳有沒有特開心,妳老公我那麼帥,再加上兩個帥兒子。”明澂祤誇起自己來是不思考的,他對自己的臉和身材非常有自信心,偏偏這女人老是嫌棄自己。

 

  "是是是,所以我們去睡覺了吧,明天還要早起呢。”君祁默說著便打了個哈欠,臉上也能看出幾分倦意。

 

  "走吧,親愛的老婆。”明澂祤在君祁默的側臉親了一口,起身卻看到君祁默還坐在那呢,只聽她難得撒嬌:"背我。”

 

  明澂祤看著君祁默時一直都非常溫柔,那眼神像是要把她給揉進心理似的,他對她十年的感情從來沒變過,反而越來越深

 

  "嗯…我老公的背真寬厚啊。”君祁默難得用了“老公”這個詞讓明澂祤開心不已,一般她都很喜歡用全名叫自己,叫兒子卻是那麼親暱。

 

  "老婆,我能認為你這是在撒嬌嗎?”明澂祤將人往上提了提,不是說君祁默的體重他無法負荷,只是這邊可是樓梯,他不想讓他的小女人摔下去。

 

  "那你覺得呢。”君祁默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細細觀察他的側顏,怎麼連側臉也能那麼帥呢?不知道是他的背太舒服了?還是今天讓君祁默太累了,短短的幾步路就趴在他的背上睡著了。

 

  小心的把懷裡的女人抱到床上,再輕輕的躺到她旁邊,將她摟進懷裡,希望她軍演完後能休息一陣子,她這陣子明顯的越來越早出門了。

 

  墨沉:

     一樣,就是很普通的一個日常,君祁默其實都用者自己的方式在愛明澂祤,旁人或許不知道,但兩人知道便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