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只是把對方當哥哥看的,但是卻對他產生了異樣的情愫,看到他時,恨不得把他壓在床上好好的壓榨一般。

 

  “奇怪,紫悠怎麼還不接電話呢?”海諾正打給紫悠,他們的感情很好,從小就很常玩在一起,已經二十六歲的海諾,五官長了開來,一張臉就像奇野一樣,招蜂引蝶的。

 

  “喂,海諾哥。”紫悠看到是海諾的名字,猶豫的要不要接,最後還是接了起來,二十歲歲的紫悠跟海書一樣當了個軍人。

 

  “小子,怎麼那麼晚才接電話?跟女朋友約會啊?”海諾聽到紫悠的聲音很高興,但是在提到女朋友這個字眼,他的心就像被人用好幾跟札了,有些的刺痛。

 

  “約你個頭,我在軍區,找我幹嘛?”紫悠聽到他的話,有種想把他壓在床上狠狠的教訓,還說女朋友,女他的頭啦。

 

  “沒事不能找你啊?晚上一起吃個飯。”海諾聽到他說沒女朋友,剛剛像是被狠狠揪住的心,頓時鬆了些。

 

  “知道了,我出完任務,先來我家。”紫悠答應了下來,紫悠長大後就搬出了家裡自己住,為了方便工作,應該是說海書為了要跟紫靈過兩人世界,叫他出去。

 

  兩人決定好後,掛了電話,紫悠便去出任務,海諾則是直接去了紫悠家等他,等了二到三個小時,一陣刺眼的燈光照了過來,是紫悠乘坐的軍用車,紫悠的隨從官將紫悠扶了出來,海諾趕緊上前去幫忙,海諾扶著紫悠,覺得他全身發熱,一臉很難受的樣子,初步猜測,他應該是出任務時中了藥。

 

  紫悠看到眼前的是海諾,忍著下身的不舒服狠狠的吻住他,直到他呼吸凌亂,把他壓在了床上,不顧他的推托,撕開了他的衣服,一路從唇吻到身上,沒有任何的擴張就進入了,果不其然迎來的是一個尖叫聲,夜晚屋ㄉ子只剩下呻吟聲和喘息聲。

 

  直到了隔天,海諾被一陣陣的酸痛感給吵醒了,睜開眼睛,想起身,卻發現紫悠趴在他的身上,而他的那個東西還留在自己的體內,瞥見地上的衣服,和自己身上的草莓印,昨天的事歷歷在目,自己這是跟他做了嗎?

 

  “醒了?”海諾的神直到身上的人出了聲,才回來,紫悠看著海諾,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對此狀也沒什麼驚訝的。

 

  “你…你先出去啦!”海諾被他看著,昨天纏綿臉上還未消去的紅潮,看到他後更加的明顯了,而且聲音還沙啞著,喉嚨更是痛,他埋在他體內的性器還有蓄勢待發的樣子。

 

  “沒有什麼想問的嗎?”紫悠沒有聽他的,反而開始用力的動作了起來下,這傢伙竟然沒有要問得,是嫌自己昨天晚上服務的不周,還是想繼續。

 

  “啊…要問什麼啦!都跟你做了,還不知道嗎…呃…”海諾拱起腰,頭往後上仰,感覺他的性器有脹大了不少,撐的後穴一陣一陣的疼

 

  “那,以後你便是我的人了,海諾。”紫悠邪笑著,吻了下他敏感的脖子,沒有停止動作。

 

  “啊…知道…呃…了…你能先出去嗎…很痛…”海諾推推他結實的胸膛,只覺得下面又酸又痛,趕緊求饒著他,紫悠看著海諾,他昨天被自己操了那麼久,也是啦,所以就將他抱起來“做”到浴室去,而他們一進去就是三個小時,原來海諾在浴室又被紫悠吃了好幾遍,還讓他喊他老公,海諾只能照做,然後求饒著,紫悠才放過他。

 

  “你個渾蛋…”紫悠拿了件衣服給海諾換後,海諾完全癱軟在床上,連一根手指都不想抬,下面那個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痛,腰也酸軟著,翻個身都很艱難。

 

  “下次絕對會輕點的,幫你上藥。”紫悠看著他,溫柔的微笑著,拿了罐藥膏輕輕的替他上藥,然後躺到他身邊,輕吻他的眼睛到唇。

 

  海諾看著他,也笑著,他看著紫悠警告的道:“以後,你也是我的了,不准跟其他人太靠近,朋友們除外。”

 

  墨沉:

     這是突然有的一個想法,人物為原創有一點碎肉,讓各位淺嚐淺嚐。我是墨沉請多指教,如有問題,歡迎留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沉景雪 的頭像
墨沉景雪

墨沉的新世界

墨沉景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